您的当前位置:凤凰北京赛车pk10 > 北京体育 >

90%新鲜度这部揭秘纪录片分分钟好看过美剧

时间:2019-02-04

  

90%新鲜度这部揭秘纪录片分分钟好看过美剧

  在1986年的法庭听证会上,戴维·哈利斯承认杀死了警察伍德,让彼时已入狱十年的亚当斯获得清白。

  从《苦艾草》中你能明显感觉到,他很强调导演的主体性,甚至说过这样的理念——

  可以说,莫里斯对传统纪录片的美学,进行了相当彻底的革命。他对在纪实影像,在内容和风格方面的局限性都提出了质疑。

  另一方面,莫里斯还注意到这起案件的始末,与戏剧《哈姆雷特》的有两个相似之处:

  莫里斯根据相关人士的陈述(包括两位嫌疑人、律师、警官、目击证人等等)还原事件。陈述中,各人证词细节方面的不同,则让每次还原的场景也不尽相同。

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细致的情景再现,不是用来说明真实的,更不是为了向观众展示过去真正发生了什么。

  莫里斯在影片中插入哈姆雷特听到父亲的鬼魂说出「记住我」,以此和埃里克的所为形成互文

  此外,即便是纪录片中最常见的访谈画面,莫里斯也没有「老实」对待,而是充满自信地贴上鲜明的个人标签。

  几分钟后,声音的主人似乎也尝到了书页间的苦水,竟然从10楼跳下,留给后人一个无解的谜题。

  类似桥段,你也许在其他悬疑惊悚片里看过多次,却很难把它放到纪录片里。然而莫里斯就是这么叛逆。

  然而,在当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评选上,《细细的蓝线》没有被评委会接受,原因就在于 「这是一部『非虚构』电影,但不是一部纪录片 。」

  海报上这个人是罗伯特·麦克纳马拉,二战时,他是战地指挥官,战后,他是福特公司第一位并非来自福特家族的总裁,此外,他还是肯尼迪和约翰逊任上的国防部长,莫里斯通过24小时的采访,回顾了他的一生

  导演莫里斯在组织素材的时候,频繁摒弃纪录片的惯用手法,取而代之以更加意象化的虚构呈现方式。

  当时人们普遍认为,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应该是在过程中跟踪,尽量少介入事件,影片的剪辑也要尽量还原第一手场景。

  纵然外界的评价如何变化,从《天堂之门》《细细的蓝线》《战争迷雾》,到最近的《苦艾草》,莫里斯的纪录片本质一直没变。

  既然是拿过奥斯卡的导演,埃罗尔·莫里斯去年与Netflix合作打造的纪录片剧集《苦艾草》(Wormwood),自然备受瞩目。

  莫里斯从不会在片中断言某人的证词比其他人的更正确。他抛弃了纪录片惯用的旁白叙述,代之以多重观点,以此增加事件的诡异性,同时说明客观真实的不可得。

  鲍德里亚曾玄而又玄地论述过此种后现代主义的真实。但莫里斯所作的,则更为直观。

  另外,纪录片拍摄非常忌讳个人风格化的美学。后者与纪录片的真实性,似乎是不共戴天的仇敌。

  法庭之外,影片的公映也在美国引起了极大反响,可以说至今都是美国纪录片史上极为重要的作品之一。

  这些充满象征意味的剪辑手法,一方面深化了主题,另一方面,也让我们的观感耳目一新。

  显然,在这样创作思路下,莫里斯推翻戈达尔所说的「电影是每秒24格的真实」,辩驳为「电影是每秒24格的谎言」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  于是,这些相互矛盾的细节,使调查展现出「罗生门式」的叙事结构。更多的问题被启发出来,最后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。

  这份质疑,让他胆敢在纪录中植入剧情片多视点、多层面的复杂叙事手法,把摄像机当作调查真实的工具,并通过再现当事人口中的不同场景暗示观众——不要把看到的影像当作可信的证据。

  虽然法院表示《细细的蓝线》并没有影响法庭的审判结果,但他们最终仍不得不承认,影片录像带中的访谈段落的确被带上法庭「讨论」过。

  「第三位天使吹号,一颗燃烧着的巨星,像火把一样,从天而降。它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处,在众水的泉源之上。」

  《细细的蓝线》同样采用虚构的手法逼近「真实」,并且用表演的方式,再现了警察被人枪杀的场面。

  作为著名的纪录片导演,他向来不吝于「撒谎」,2004年,还用颇为「主观」的《战争迷雾》一举夺得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。

  莫里斯将深溪湖集会时掺了药的酒,和老哈姆雷特饮下毒酒痛苦挣扎的画面进行对比,意图明确

  莫里斯则因此获得了国际纪录片协会大奖、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,甚至得到了「侦探导演」的称号。

  《细细的蓝线年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一起枪杀警察案,访谈时,36岁的伦德尔 ·亚当斯己入狱十年,他告诉莫里斯自己是被陷害的,而出现在谋杀现场并作为原告证人的戴维 ·哈利斯才是真正的凶手

  通过不同人的回忆发现,就在法兰克·奥森死亡的前几天,他曾与部分中情局员工到深溪湖边集会。

  然而,事后调查显示,艾布拉姆森并不是精神科医生。他的专长是过敏症。可想而知,驴头不对马嘴的治疗对奥森全无效果。

  在观看《苦艾草》的过程中,我们很容易注意到一个奇怪的地方——这部所谓的纪录片,其实更像剧情片。

  作为纪录片的《苦艾草》,随之跃身成为《巴顿·芬克》与《真探》的合体,坠入后现代的真实。

  「纪录片未必不能像故事片那样成为个人作品,打上制作者个人的印记。真实不是风格或表现方式能保证得了的,真实不是任何事情能保证得了的。」

  他试图看书安抚情绪,却被门外的异响吵醒。出于好奇,他透过房间的猫眼看向走廊,却见到了这样的异象:

  这件事与奥森坠楼的关联在于,法兰克·奥森恰恰是参与了活动的科学家之一。

  福特总统怕事情搞大,甚至亲自在白宫接待了他们。又是正式道歉,又是75万美元的赔偿。

  这个嗜好,从他的处女作《天堂之门》(Gates of Heaven,1978)就开始了。

  「我不能认同戈达尔所说的,『电影是每秒24格的真实』,我有另一个略有不同的版本,『电影是每秒24格的谎言』。」

  可是这么一来,争议也会产生。有人因此认为莫里斯过于自我,丢掉了身为纪录片导演的职业操守。

  直到事件发生22年,奥森家人才认识到自己很可能是「心灵控制计划」的受害者,奋起反击。

  有趣的是,十五年之后,学会似乎改了主意,终于还给莫里斯的《战争迷雾》一个最佳纪录长片。

  这个公然否认戈达尔名言的人,名叫埃罗尔·莫里斯(Errol Morris)。

  等到1975年,一份调查中情局的报告出炉,揭露了中情局使用非法对不知情的民众进行实验的事实。

  这次集会,表面上是钓鱼聊天的休闲度假,实际上意在商讨机密。也就是在那里,奥森得知中情局发起了「心灵控制计划」。

  实际上,记忆中福特总统的道歉,也从来没能明确,是不是当局的实验造成了父亲的坠亡。

  他们所做的,不过是观察人服用迷幻剂之后的反应,并以此了解人在何种情况下可能泄密。

  1988年,莫里斯拍摄了纪录片《细细的蓝线》(The Thin Blue Line),用的同样是口述史加场景演绎的「自我」手法,却帮一个入狱十年的无辜青年申冤昭雪,并让真正的凶手锒铛入狱。

天空彩票与同行 新浪网新闻 腾讯新闻 百度新闻 幸运28彩票 九号彩票网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江苏快三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凤凰北京赛车pk10